您的位置:首页 > 快讯 >

乐通股份开盘一字跌停 周镇科26亿接盘两A股公司浮亏逾7亿

相传与宝能系掌门人姚振华交好的周镇科栽了大跟头。

9月20日,乐通股份(002319.SZ)开盘一字跌停。前一个交易日,其也是一字跌停。连续两跌停源于公司重组被证监会否决。

9月16日晚间,乐通股份公告称,公司拟购浙江启臣科技100%股权、湖南核三力技术45%股权的重组事项未获证监会审核通过。这是证监会第二次叫停,2021年12月,证监会也叫停了乐通股份对这两标的重组。

乐通股份曾是徐翔概念股,2016年,周镇科耗资7亿元接盘,并出资逾5亿元增持。入主后,周镇科多次推动乐通股份重组,均告失败。如今,公司主营业务已经连亏四年半。

周镇科不只栽一个跟头。2014年,他从姚振华手中接过的大晟文化(600892.SH),虽然闪电般完成了系列收购,但大晟文化的经营依旧糟糕。2014年以来,公司累计亏损13.27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合计斥资约26.27亿元入主两家公司,到目前,周镇科至少浮亏7亿元。

目前,周镇科对上述两家公司所持股权的质押率整体上接近80%。

优化后的重组方案仍被否

没有意外,更没有奇迹,乐通股份的重组方案再次被证监会否决了。

根据乐通股份最新披露,9月16日,证监会召开2022年第15次并购重组委工作会议,审核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浙江启臣100%股权、湖南核三力技术45%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最终,公司的本次交易未通过审核。

这是一次跨界重组,乐通股份试图通过本次重组进入核电领域。目前来看,美梦破灭了。

备受关注的是,上述重组,是证监会第二次否决。

上述重组始于2020年10月,2021年12月16日,历经两次修订后,重组方案未获得审核通过。审核意见为,乐通股份未充分披露本次交易标的资产定价的公允性,未充分说明本次交易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资产质量、增强持续盈利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重组标的之一湖南核三力技术系周镇科实际控制的深圳市大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大晟资产”)旗下公司,重组的溢价率高达671.21%。

周镇科不甘心,对重组方案优化,标的资产整体交易作价进一步下调2600万元,继续推进重组。但最终的结果是,重组计划依然折戟。

乐通股份于2009年上市,主营业务是油墨制造和互联网广告业务。2016年,周镇科耗资7亿元从徐翔家族手中接过乐通股份控制权后,努力推动乐通股份重组,但结果事与愿违。

回溯公告,2016年5月,乐通股份宣告重组,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并支付现金收购九域互联100%股权和普菲特100%股权,交易金额为8.71亿元,其中,乐通股份以现金方式支付2.34亿元,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3.51亿元,九域互联100%股权的预估值为5.85亿元、普菲特100%股权的预估值为2.86亿元。

最终,这起重组以失败告终。

2018年开始,周镇科憋了一个大招,作价24亿元收购中科信维100%股权。乐通股份拟通过发行1.35亿股股份及支付2亿元现金方式收购,借此切入数据存储业务领域。

2020年4月,乐通股份宣告终止重组,原因是,重组的标的公司中科信维位于武汉地区,目标公司PCPL总部及主要经营实体位于新加坡、泰国等地区,主要供应商及客户位于北美及亚太地区,受到境内外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全球经济衰退预期以及贸易环境等因素影响,标的资产未来经营发展存在不确定性。

综上,周镇科筹划推进的乐通股份四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

然而,乐通股份已经沦落至需要靠重组才能摆脱困境的地步。

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乐通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98亿元,同比增长7.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为-0.1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下称“扣非净利润”)为-0.12亿元,同比下降27.04%、14.32%。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从5.20亿元下滑至3.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01亿元、0.11亿元、-0.34亿元、-2.91亿元、0.07亿元、-0.37亿元,较为惨淡。其扣非净利润从2018年开始持续亏损,算上今年上半年,已经连续亏损了四年半。

周镇科接盘两家公司被深套

重组接连告败,乐通股份陷入亏损困境,周镇科推动大晟文化重组倒是成功了,但公司仍然陷入亏损困境。

大晟文化前身是石劝业,成立于1986年,是河北省第一家规范化商业股份制企业,主要从事商业和服务业,1996年在A股上市。上市次年,公司就迎来首次易主,河南思达集团公司入主。2000年,湖南大学百泉集团(后更名为深圳百泉科技)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主营业务转向至机电、计算机等高新技术产业,公司名变更为湖大科教。2003年,大股东深圳百泉科技易主,中国华星汽车贸易集团上位,2006年,中国华星汽车贸易集团将其所股权转让给北京昌鑫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但最终未能完成。2010年,姚振华掌控的宝能系出现在湖大科教的大股东名单中,通过受让股权,宝能系上位。于是,公司更名为宝诚股份,主营业务又变换为钢贸业务。

2014年,周镇科出资3.07亿元从宝能系手中获得大晟文化控股权,完成公司第五次易主。随后,周镇科又出资11.20亿元参与大晟文化定增,进而合计获得公司48.96%股权。

入主后,周镇科密集推进资本运作。2015年1月,入主仅3个月,大晟文化就宣布收购淘乐网络和中联传动各100%股权,交易价格分别为8.13亿元、6.05亿元,合计为14.18亿元。淘乐网络是端游研发、运营公司,中联传动是影视投资、制作和发行为一体的影视公司。通过收购,公司转型为影视公司。高溢价收购虽然也有业绩承诺,但形成了高达11.96亿元商誉。

并购两标的并未让大晟文化走出困境,反而导致公司大幅亏损。2015年,两标的业绩达标,但2016年就开始爽约,2017年,淘乐网络业绩完成率为88.07%,而中联传动完成率低至18.25%。

此外,参股公司康曦影业2017年业绩完成率也只有28.56%。

2018年,激进重组的后遗症显现,当年大晟文化商誉减值9亿元,再加上其他资产减值合计达12.26亿元。这使得其当年亏损11.29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2.84亿元。

2019年至2021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5.68亿元、0.23亿元、-1.13亿元。

整体而言,周镇科2014年入主以来,大晟文化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为亏损13.27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乐通股份和大晟文化双双经营业绩惨淡。周镇科也被深套。

7亿元接盘乐通股份后,周镇科耗资逾5亿元增持,合计耗资12亿元,目前持股为26%。在大晟文化身上,周镇科合计投入14.27亿元,2019年通过协议转让9.98%股权,收回资金3.49亿元。这意味着,周镇科在两家公司投入的资金尚存22.78亿元。

截至今年9月20日下午收盘,周镇科持股上述两家公司市值为15.72亿元。据此计算,不考虑资金成本,周镇科已经浮亏7.06亿元。

根据今年半年报,周镇科通过大晟资产持有的乐通股份股权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其直接及通过大晟资产持有的大晟文化股权,整体质押率约为70%。整体上,周镇科直接间接持有的两家公司股权质押率在80%左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