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快讯 >

金种子酒扣非三年半亏超6亿成“亏损王” 新华基金减持已获利3.5亿

金种子酒迎来华润后股价大涨,新华基金借机大举套现。

9月19日晚间,金种子酒(600199.SH)公告称,新华基金——金种子2号资产管理计划、新华基金——金种子1号资产管理近4个月内减持了1843.76万股,持股比例降至4.999999%,已低于5%举牌线。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新华基金合计套现约4.5亿元,较发行价赚了约3.5亿元。

新华基金能大赚一笔与华润关系重大。2022年2月,华润成为金种子酒集团第二大股东,随后金种子酒股价开始疯狂上涨。

不过,二级市场上的波动,并未改变金种子酒持续亏损的境况,2022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亏损5508.02万元,同比增长43.63%;扣非净利润亏损6767.32万元,同比增长38.76%。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金种子酒是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上半年净利润唯一亏损的酒企,是名副其实的“亏损王”。

而且,金种子酒扣非净利润已连续三年半亏损,合计亏损金额超6亿元。

新华基金减持已获利3.5亿

新华基金刚刚解禁,就遇到了个“好时候”,开始不断减持金种子酒。

9月19日晚间,金种子酒发布《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显示,公司股东新华基金——金种子2号资产管理计划、新华基金——金种子1号资产管理于8月30日至9月15日间合计减持129.29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1965%。

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金种子1号、金种子2号资产管理计划合计持有金种子酒3288.98万股A股股份,占本次非公开发行后的金种子酒总股份的4.999999%,已低于5%举牌线。

资料显示,金种子1号、金种子2号分别于2019年4月4日购买金种子酒非公开发行股份共计5132.74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80%,分别为上市公司第三和第四大股东。彼时的发行价格为5.65元/股。

以上股份已于2022年4月6日解除限售并上市流通。金种子1号和金种子2号同为新华基金旗下的资管产品,为一致行动人。

金种子1号、金种子2号自2022年5月16日至9月15日期间,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843.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0%。交易价格区间为22.12元/股至26.85元/股。

这也表示,近4个月来,新华基金合计套现约4.5亿元,较发行价赚了约3.5亿元。

需要关注的是,金种子酒2022年2月以来股价开始疯狂上涨,而新华基金4月份解禁不久,就开始大幅减持。

新华基金或许是因为“运气”太好。2022年2月,阜阳投资与华润集团签订协议,前者将所持金种子集团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由此,华润成为金种子酒集团第二大股东。

华润进入金种子酒后,上市公司收获三连板,创下股价最高历史,6月市值一度飙升至216亿元。

7月8日,金种子酒董事会收到总经理张向阳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张向阳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

随后,华润派出在华润雪花任职超20年的老兵何秀侠,接棒金种子酒总经理一职,开始“掌权”。

扣非三年半累亏超6亿

尽管迎来华润并且高层换血,但金种子酒并未摆脱亏损的窘境。

作为安徽四大名酒之一,金种子酒始建于1949年7月,前身为阜阳县酒厂,1998年8月,公司以每股5.7元的发行价登陆上交所,成为国内第八家白酒上市公司。

2012年,金种子酒营业收入达22.94亿元,净利润达1.33亿元,双双成为历史最高。

随后,金种子酒业绩开始下滑,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9.14亿元、10.38亿元和12.1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0.46%、13.55%和16.70%;净利润分别为-2.04亿元、6940.61万元和-1.66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1.14亿元和-1.96亿元。

2022年上半年,金种子酒营业收入达6.02亿元,同比增长10.39%;净利润亏损5508.02万元,同比增长43.63%;扣非净利润亏损6767.32万元,同比增长38.76%。

由此,金种子酒扣非净利润已连续三年半亏损,合计亏损金额超6亿元。

而且,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金种子酒是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上半年净利润唯一亏损的酒企,是名副其实的“亏损王”。

经营数据公告显示,金种子酒的产品主要分为两类,以金种子系列、金种子馥合香、醉三秋1507为代表的中高档酒,以及以种子酒系列、祥和种子酒、颍州系列为代表的普通白酒。

2018年至2020年,金种子酒中高档酒的营业收入持续下滑,分别为6.35亿元、3.82亿元、2.59亿元。虽然2021年公司中高档酒收入达3.43亿元,但与高峰时期差距巨大。

2021年上半年,金种子酒中高端酒营收为1.03亿元,普通白酒则为2.26亿元,合计3.29亿元。

2022年上半年,金种子酒中高端酒营收为2.27亿元,普通白酒则为1.39亿元,合计3.66亿元。

可以明显地看出,金种子酒中高端酒收入大幅增长,但普通白酒下滑严重。而且,尽管公司“向上发展”,但与自己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

此前,金种子酒制订的发展战略规划中,明确提出至“十四五”末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

规划主要分为三个时期,即2020—2022年是战略调整期、2022—2024年是战略发展期,2024—2025年是战略腾飞期。

这其中,金种子酒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力争五年实现销售50亿元战略目标。

如今,金种子酒已进入战略发展期,虽然营收在增长,但速度并不快,而且扭亏都成了难题。

相关新闻